拉斯姆森:挑战王朝的女人

无敌大白菜
09月16日 19:36 0 12830
圈子管理处于2020-09-17 10:17对帖子进行了加精

以12年伦敦奥运会包揽五金为标志,彼时的国羽已经完成世锦赛五金成就,苏杯汤尤杯等世界性团体赛更是成为国羽的囊中之物。可以说黄金一代将国羽的统治力发挥到了巅峰,构建起了一个所向披靡的羽球王朝。

也正是因为如此,彼时其他国家的羽毛球运动员几乎难见天日,那些穷极生涯追求的荣耀早已被国羽预定,中国羽毛球队俨然是“魔鬼”的代名词,国羽更是“全员恶人”的存在。

在这一时期,有无数强者从四方执剑御马而来,想要挑战这个王朝的权威,然而无论他们是独行还是结伴,无论是来自荒漠还是大海,等着他们的都只有溃败。在强手林立的国羽连缀成的万里长城下,无数人撞的头破血流,但能泛起涟漪的人寥若晨星,其中,丹麦悍将——拉斯姆森便是其中的一颗,并曾让国羽为之一颤。

 (拉斯姆森)

【烟花的半空坠落】 

在拉斯姆森之前,丹麦“第二女王”马丁已经创造了世锦赛冠军的骄人战绩,并在奥运会决赛的舞台与国羽龚智超争雄惜败,这是丹麦女单离奥运金牌最近的一次。因此,接班马丁的后辈,就注定了向更高处前行的宿命。2004年,马丁再一次在奥运会中折戟沉沙,她也开始慢慢退出国际舞台,此时的拉斯姆森别具一格的力量型打法已经开始展露头角,受到了不少的关注。

(马丁)

这位女王接班人,尽管还没有灿烂夺目,但已经拥有了许多的期待。就像一支欲要炸裂黑暗的烟火,正在向着天空扶摇直上。

可惜事与愿违,在2005年苏杯团体赛中,拉斯姆森在比赛中受伤退赛,痛苦的表情和止不住的眼泪并不符合这个球风彪悍的女将形象,这也预示着这并不是一次小伤。


果然,诊断结果为“跟腱断裂”,这和“韧带断裂”一样同为运动员的梦魇,几乎很少有人从这样伤痛中浴火重生。展向天空的翅膀,还未乘风而起就已经折断,七彩瑰丽的烟火,还未盛开就已哑然。

自此之后,拉斯姆森进入漫长的修养期,世界女单的舞台,仍然是张宁谢杏芳领头,以及卢兰、朱琳等后起之秀跟随。尽管彼时张谢已是老将,黄妙珠等选手也有不小的冲击,但国羽的团体实力仍然强大,在北京奥运周期内,女单仍然没有出现心腹大患级的人物。而还未成名便已经重伤的拉斯姆森更是已经随着时间流逝被淡忘了姓名。

【凤凰涅槃,再续风华】

故事的转折点在2007年,因为伤病已经沉寂两年之久的拉斯姆森在日本公开赛连续击败蒋燕皎、张宁、卢兰、并一黑到底在决赛击败谢杏芳夺冠。要知道这4人在彼时放诸国羽皆为核心力量,一时之间,就像平静的湖面突然坠入了一块巨石,掀起风浪。

而国羽军团无疑是受到了一次警醒,在变幻无常的赛场,没有永远预定的结局。总有人会成为变数,就像不定时的炸弹,不知何时会爆炸。

如果一次日本公开赛说明不了什么问题,那么2008赛季,拉斯姆森则用实力证明了她并非昙花一现。她用其粗糙但刚猛的打法,展现了欧洲人的羽球方式,在马来西亚公开赛连克卢兰、朱琳夺冠,结束了国羽女单对该赛事长达10年的统治。随后在久负盛名的全英赛,她又如法炮制,连胜卢兰,朱琳打破国羽全英6连冠的计划。

奥运近在眼前,其一连串的胜利无疑让强大的国羽感到不安。技术粗糙但侵略性十足,失误颇多但意志顽强,“国羽杀手”、“头号劲敌”标签在身。拉斯姆森也从一年之前那个“我一直不敢拿自己与中国选手相提并论”的青铜迅速成为那个“我已经证明自己有能力击败任何人。如果可以保持专注,不怯场,那么我希望自己能夺得北京奥运会的金牌。”的王者选手。

彼时霸气侧漏的拉斯姆森在接受采访被问及中国运动员如何对付她这样的力量型选手时,她不无傲气地说到:“幸好我不用跟拉斯姆森比赛,这个问题应该丢给中国教练和运动员。

可以说,那时的拉斯姆森,几乎以一人之力,动摇了国羽女单的统治,让大一统的时代顿时天下大乱。

而不管后来如何,当时已经年过28的老将拉斯姆森凭借着强悍的球风和不屈的意志,将那被伤病中断的风华正茂的时光再一次重新续上,生命继续开花绽放。

【奥运失利,旧伤与旧梦】

无论是电影剧本还是生活日记,永远都没有完美而平顺的章节。在2008年初,已经在超级赛夺得全英赛、马来西亚公开赛等冠军的拉斯姆森,却在相连的欧锦赛决赛输给德国籍华人运动员徐怀雯。徐怀雯是世界排名前10 的高手,在德国鹤立鸡群,但其却是因为身高问题被国羽拒之门外,不得已而远走他乡。即便在德国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也未能对国羽构成太大的威胁。

(徐怀雯)

这一战的失利也让拉斯姆森调整了自己的心态。但一个收敛狂傲调整心态的拉斯姆森或许对国羽来说更加可怕。无论是国羽还是媒体,都将拉斯姆森视为最强的挑战者,丹麦人也希望她完成奥运夺金的目标。

但拉斯姆森的奥运之路却没有预期的那样过五关斩六将,仅仅是在第二轮,她便输给默默无名的印尼小将尤莉安蒂,止步十六强,连金牌的样子都未曾有机会目睹便草草结束了自己的奥运之旅,这或许就是最早的反向毒奶战略。而头号劲敌早早出局之后,强大的国羽女单会师决赛,包揽金银。

错过了北京奥运会,似乎也就宣告了拉斯姆森的金牌梦破灭,毕竟下一届奥运会,她便要32岁,对于运动员来说已经是职业生涯末期,难有力挽狂澜之力。

不过拉斯姆森的势头却没有因为奥运失利而停下脚步,在2010年击败王仪涵,又一次从中国运动员手中拿走全英冠军,并曾一度高居世界第一的位置。始终是国羽的强敌,而以其勇猛的状态,在伦敦奥运的赛场,卷土重来,亦未可知。

但年龄和伤病终是绕不过去的坎,09年苏杯,她因跟腱伤复发退赛,10年尤伯杯,再次因为伤病复发退赛,11年手肘又添新伤。并且这期间上帝又给她安排了一个专属克星,在国羽外战女皇汪鑫的手下,她屡战屡败。这样身心俱疲的她在伦敦奥运会止步8强。也宣告了与奥运的终章结束,并且这一次,又是国羽女单会师决赛。

从锋芒初显的2007年到2012年奥运会,5年的时光,拉斯姆森一直以国羽劲敌的身份前行,可惜在丹麦、在欧洲、甚至在整个羽球体系里,面对国羽的强大,拉斯姆森依然显得势单力薄。每每到了最后,她也只能看着国羽站在自己向往的领奖台上。可以怒吼,可以叹息,却不能胜利。

【结束征程,收获尊敬】

奥运已成旧梦,旧伤却依然作痛,终在2013年,拉斯姆森宣布全英赛后退役,在决赛中,面对此前3负1胜的天才少女因达农,不露怯色,用2比1拿下比赛,以全英冠军完美落幕。老名将与新天才的交错,像是一种传承。而日后的因达农以其飘逸灵动的技术,与各路强手划分天下,在里约奥运周期,群雄并起,女单逐渐成为百花齐放的阵势,结束了国羽一家独大的时代。

https://m.v.qq.com/play.html?cid=&vid=r0876938xev&vuid24=+PjiTEO5Ric1NMU8isSrgw==&url_from=share&second_share=0&share_from=copy

(2013全英赛决赛,拉斯姆森VS因达农精华版)

离去的拉斯姆森,在那个时代,是一个强大又瘦弱的身影,从张宁谢杏芳打到朱琳卢兰,再到王仪涵王适娴李雪芮,对抗了几代人,虽然她并未曾超越马丁完成奥运夺金的梦想,也未曾让国羽的统治轰然倒塌。

那些遍体鳞伤的努力没有彪炳史册的战绩加成,也许终会被岁月淡忘。但在那片厮杀的战场之上,拉斯姆森曾经是个战士,在那金戈铁马奏响的乐曲之中,有一声变调是她敲响的,却是毋庸置疑的论断。


而强大的对手永远值得尊敬,在电视剧《康熙王朝》里,曾有一段经典的关于劲敌的台词,康熙风烛残年之时举办千叟宴,敬酒给一生的劲敌,他说到:

这第三碗酒啊,朕要敬给朕的死敌们。鳌拜,吴三桂,郑经,噶尔丹,噢,还有那个朱三太子,他们都是英雄豪杰呀,他们造就了朕呐,他们逼着朕立下了这丰功伟业。朕恨他们,也敬他们。哎,可惜呀,他们都死了,朕寂寞啊!

些杀不死你的终会让你更强大”,这也是劲敌所存在的意义。

【待重头,收拾旧山河】

拉斯姆森也许不会想到,其退役后的短短几年间,女单人才如雨后春笋般崛起,格局很快改变,而在16年里约奥运会上,马林,这个与她有几分相似的女战士,从羽毛球并不流行的西班牙而来,将奥运金牌收于囊中,并三夺世锦赛冠军,一时让世人惊叹。


此外更有幸杜、奥园、山口、小拉、小戴等众多强手,相较之下,在何冰娇还未完成蜕变之时,仅有陈雨菲的国羽变成了势单力薄的一方。撇开女单这个项目,其他项目中也皆出现群雄并起的态势。在整体实力上日本印尼丹麦迅速强大,走过那个黄金时代,国羽王朝已经不复往昔。

但王朝的结束并不意味着国羽的结束,曾经的强盛是几代国羽人的努力铸就的结果。如今在这个羽毛球器材,技术,理念皆产生变革的新时代。国羽的使命不再是延续和守卫荣耀,而是披荆斩棘创造新的历史。

在这条路上,强敌环伺,犹如每一个转角都有一个“拉斯姆森”在等候,而天下纷乱,才有英雄存在的意义,百废待兴,才更有创造历史的机遇。

刚刚结束的羽超比赛虽显鸡肋,但无论是积极进攻的老将谌龙,还是暴瘦16斤的何冰娇,亦或是表现抢眼的冯彦哲等小将和表现稳定的国羽中坚力量等,都让人从中看到亮点和希望。


而放眼国际赛场,我们的劲敌众多,无论是单项赛还是团体赛都挑战重重。

人可以弱小,却不可以畏惧强大,纵然做零星的火焰,也要做烧穿黑夜的那一颗星星之火。

致敬拉斯姆森,致敬国羽所有的劲敌,因为他们的存在,曾经的国羽才可以立下丰功伟业,如今的国羽才可以愤而前行。

征服一个个强大的对手,克服所有的困难,每个人的前方都是一条书写新历史的道路,愿我们最终在一场场的博弈中用一颗无所畏惧的心去得其所爱,成其所求。



更多羽毛球文章: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羽人故事”。


点赞
这些小伙伴都在分享
快来分享吧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