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登最终败给了金廷,与铜牌失之交臂,但这

厂长大人
08月02日 20:26 0 11955
       科登最终败给了金廷,与铜牌失之交臂,但这位危地马拉老将的出场,本身就是这届奥运会颁给世界最珍贵的一枚奖牌 
       我不确定这个奥运周期哪个国家可以站出来说自己是羽毛球传统强国,但我能确定,肯定不会是危地马拉,危地马拉的球员缺少费用,他们负担不起高水平的教练,甚至他们的生活都处在一种动荡的状态,危地马拉从来没有出过高水平球员,而且可以预见的,以后也不会有。但科登,这位不知名国家的不知名老将,却一路冲进来奥运会的四强,他是这片贫瘠土壤里开出的奇迹。
       如果你问我哪些羽毛球队员可以去参加奥运会?我会告诉你,那一批技术最好的球员,但如果你问我,这一批人里,谁能打出来?谁能站上那个台子?谁又能最终唱起自己的国歌?我会说,那个最相信自己可以做到这一切的人。平时比赛中技术的差距决定了结局,但这是奥运会,奥运会给那些有着强大信念的人一个机会去抹平技术上的差距,去冲击那些平时根本不可能赢的对手。 
       我从看到科登的第一场比赛开始,他接发球时候的眼神,我就知道,科登这次会给所有人一个惊喜,你能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一种信念。信念是一个玄学的东西,一个把信念高叫出来的人不见得比那些缄默的人更有信念,但就羽毛球的几场比赛而言,从他们的接发球时眼神,比分落后时神情,面对一些争议球的选择中,你能感觉到哪些球员是更有信念的,哪些球员对于胜利更加渴望。 
       竞技体育当然是残酷的,王座之下白骨成山。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科登当然是失败的那个人,但除了白骨,他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呢?总有科登这样的运动员,和其他那些伟大的运动员一起,抛开胜负,用他们的惊人的表现,在这届滑稽荒诞的奥运会里,给全世界带去了奥林匹克最深处那种,最纯真最美好的竞技精神。 
       科登退场时,他最后一次回头看向了场馆,在他刚刚折戟的场地上,谌龙和安赛龙正在上场,他们其中一位会登上那个领奖台的最高处,现在全世界人们都在等待着他们的厮杀。在这个没有观众的会场里几乎没人注意到一个老将的离开。他会回到危地马拉,我们不知道下次会不会见到他。科登退场了,那块他渴望的奖牌现在正挂在对手的脖子上。但请别为科登哭泣,因为有些人的存在本身,就是一枚最珍贵的奖牌。 


“你相信我打入了奥运半决赛吗?感觉太神奇了!我敢肯定我的父母没有看过这场比赛,他们己经很老了,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他们从没看过我打比赛,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不爱我。当我打比赛时,我哥哥会告诉他们我是输了还是赢了。”         ——— 凯文.科登
点赞
这些小伙伴都在分享
快来分享吧
收藏